20090615 反性剥削联盟:严惩剥削者!罚嫖不罚娼!(新

收藏:256


报载行政院即将就「性工作者除罚化」正式定调,并朝设置红灯区的方向规划。对样政策的方向,长期关心性交易与性剥削议题的我们有话要说!我们认为性交易的实质内涵就是一种性剥削,性交易若全面合法化将导致台湾性剥削的状况更为严重。所以在此关键时刻,我们发起「反性剥削联盟」,并在6月15日上午至行政院递交陈情书,期许法令与政策决定者要审慎思考。

励馨基金会执行长纪惠容表示,为何从古至今在性产业最底层的卖娼者绝大多数都是女性而非男性?我们认为它就是一种性别暴力,因为进入性产业的人绝大多数是底层弱势妇女,她们因为经济匮乏、机会匮乏,不得已「选择」进入这个行业,因而陷入更多的弱势与被剥削。然这个行业并未让她们真正赚到钱,大多数的钱都进入人口贩子、皮条客、老鸨、业者的手中,层层剥削下来,已所剩无几。而嫖客真的因为性需求才去嫖吗?根据中央研究员瞿海源教授与国防医学院教授黄淑玲的研究指出,更多的嫖客是中上阶层的男性,他们大部分是因为娱乐、应酬的需要,而去欢场找乐子,进而进行性交易。妇女救援基金会执行长高小晴认为,如此一来,「极乐台湾」的污名将指日可待!并质疑政府是否也有图利于某些特定第三者之嫌?

台湾女人连线秘书长蔡宛芬对于政府资讯的匮乏感到不可思议,她表示,国内一直缺乏从事性交易者身心健康状况的整体研究,然参照其他国经验,以美国为例,2004年美国流行病学期刊的研究显示,美国性工作者的死亡平均年龄为34岁,半数性工作者都有至少自杀一次之纪录,且每10位性工作者中有9位亟欲脱离性工作;在荷兰,于红灯区从事性工作虽为合法,然仍然无法改善性工作者被视为性奴隶之处境,根据调查统计,荷兰有50-90%的性工作者经常被皮条客及顾客恐吓、殴打,甚或强暴。此外,从事性交易者当初多是受人蛇集团欺骗,或直接被家人卖身,大多数从事性交易者非出于自愿;而即使在性交易属合法的英国,更出现8万名卖性者中有7万6千名为吸毒者之问题。以上各国经验显示,无论性交易是否合法,从事性交易本身对女性身心健康、生命及尊严都造成极大威胁,女性亦无法摆脱被性剥削之处境。

再者,人口贩卖乃性交易「产业」中无法切割之问题,2008年荷兰查获史上规模最庞大的人口走私集团,显示性交易合法化并无法「化暗为明」。阿姆斯特丹市府更直指红灯区成为女性人口贩卖、性剥削和洗钱等犯罪温床,近年来大举整顿。从国外经验来看,「性交易合法化」并无法解决这些社会问题。然而相较之下,瑞典在1998年约有两千五百名女性从事性交易服务,1999年惩罚嫖客的规定通过之后,瑞典估计2003年实际经常从事性交易者降为1500人。此外,瑞典另有社会配套方案帮助妇女脱离卖春,其每年有约四百到六百的人口贩运女性受害者,人数仅为邻近国家的1成。瑞典做法的成效令世人刮目相看,英国、挪威等各国也因此纷纷倾向瑞典「罚嫖不罚娼」的政策,除了为落实性别平等之原则,更企图杜绝人口贩运集团之生存空间。台湾终止童妓协会秘书长李丽芬指出,政府若採用公民会议的决议而不处罚得利的第三者,则与今年六月正式生效的『人口贩运防制法』之立法精神冲突,更凸显政府决策混淆、中心价值不定。

台湾非第三世界国家,国家应该有作为,不应该看着贫穷妇女出于无奈将性当作工作。此外,政府也应落实宪法维护妇女人格尊严、保障妇女人身安全为基本国策,维护人性尊严之价值,避免社会之弱势遭优势者之性剥削,并使嫖客承担应付出之社会成本。所以我们主张:

一、我们反对性交易是一种职业,更反对「性产业」。

二、我们要求政府应严禁与性交易相关之所有公开招揽的讯息与行为。

三、我们坚持因性交易而从中获利的第三者需被处罚,如此方能杜绝任何形式之性剥削行为。

四、我们了解多数卖性者皆因经济匮乏选择从事性交易,所以我们主张不处罚卖性者,但不赞同其工作权。

五、我们主张嫖客应上辅导课程及罚锾,课程相关费用由嫖客支付,拒绝上课者应加重罚锾之金额。

六、政府应提出友善妇女的福利及就业政策,以避免妇女在选择匮乏的情况下从事性交易。

七、政府应重新检讨性别平等教育及人权教育目前施行成效,并提出具体之改善措施。

※「反性剥削联盟」: 励馨基金会、妇女救援基金会、终止童妓协会、台湾女人连线、花莲善牧中心、基督教女青年会、台北市晚晴妇女协会、台北市女性权益促进会、中华恩加乐国际善工协会、爱慈基金会、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、基督教台湾信义会、基督教爱盟家庭文教基金会。